第45章 绝对看不上
书名:我全家都有系统 作者:语伴 本章字数:2439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27 23:50:07

“不可惜,我们再等两年,等这里出事了,我们再找机会吞下这里。”

烂尾楼,烂尾的项目到处是,一旦成了烂尾的东西,银行就会打包拍卖。

买下这里就很简单了。

“这里被雷劈死的人一定很多,不出三年定然经营不下去。”潘晓云断定。

不远处给草木浇水施肥的张荷,听了这话不乐意了。

这是她女儿的产业,还没怎么做成了,就被诅咒经营不下去。

多晦气。

气不顺过去理论一番,“你们是谁啊?怎么说这些脏话,什么叫经营不下去?怎么就死人了?”

潘晓云不将张荷放在眼里,直接无视张荷。

董杰更是如此。

唯有潘伟明看了看张荷。

张荷系统跑出来,“宿主,你遇到敌人了。”

敌人?

系统:“园林设计讲究风水,你看那个女的,手中拿着罗盘,定是来看你这里风水的。”

系统:“她看不懂你的风水局,才诅咒你死人。”

张荷明白了,一时不注意说了出来,“原来是个半吊子。”

半吊子?

潘晓云转身,怒问:“半吊子说谁?”

张荷很是不客气,回怼了她。“谁应了,就是说谁。”

侮辱,简直就是奇耻大辱。

潘晓云绝对不许外人说她是半吊子。

“你再说一遍。”

张荷更是不客气,“再说十遍也是如此,你既然敢说这里被雷劈死的人多,就说明你是半吊子,连我的十万分之一都不足。”

“十万分之一都不足,真的好大的口气,你是谁的门生?哪门哪派的?报上名号来。”

张荷一时不知该怎么说,她无门无派,不是正宗门路学来的。

张荷问系统:“我该怎么说。”

系统:“你照着我给你的字念。”

“好。”

张荷看了一眼悬空出现的字,喊道:“你还不配知道我的名号。”

“也不知跟着哪本野书,学了一点皮毛,就敢在我跟前班门弄斧,实在是笑掉大牙。”

董杰怒:好大的口气。

潘伟明:你死定了。

潘晓云胸口起伏,显然被气得不轻。

潘晓云:“看来今日要和你对手一番了。本来不想理会你,既然你如此放肆,就让你知道什么是害怕。”

张荷:“害怕?我从来不知害怕是什么,你连我的小阵法都看不懂,不足以与我比划。

丫头你想要让我知道害怕,回去多学几年再过来。”

“就这小阵法,我能看不懂?我看你就是半吊子,为主人家招财不得,还招人命。

这里路过的人多无辜啊,被你招来一个个雷电给打死了。”

潘晓云说得好像是真的一般,就像是这里被雷击中了好多次,死了好几个人。

“风水学上都是用事实说话,无论你说得天花开地花落,事实胜于雄辩。”

系统:“宿主摆出一个冷笑。”

冷笑,有必要放冷笑吗?

张荷摆出冷笑的模样,她不知道冷笑是怎么样的,就随意扯动面部肌肉。

她以为的冷笑,在潘晓云眼里就是嘲讽、蔑视。

“你敢不敢来比一比?”张荷问她。

“比就比,你想怎么比法?”潘晓云很是不客气,“要是你输了,你就跪地磕头道歉。”

“好,要是你输了,你便把你手中的罗盘给我。”

潘晓云一下子拿不住主意。

潘伟明大喊:“不行。”

他劝妹妹说:“这是祖传的罗盘,有三百年的历史了,不能随意拿去做赌注。”

“怎么不敢了吗?不是很有信心,自以为了不起吗?现在胆怯了?

你要是道歉,我便饶了你。”

道歉?

绝对不给你这个贱人道歉。

这一个残缺的阵法有什么难的,只要自己出手,定能让这个女人跪下来吃屎。

潘晓云横眉冷对,“你想怎么比?”

张荷指着身后的场地说:“这里我布置了108个小阵,每一个小阵都有妙用,你要是能破解的我的阵法,我便输了。”

“这有什么难的,把边上的树丛给拔掉了,阵法不仅去除了吗?”潘伟明说道。

张荷当即笑了,笑潘伟明的无知。

董杰看出了门道,“一环套一环,想要破解阵法,得要一连破掉三个小阵。”

潘晓云也是这般认为,想要破这小阵法简单得很。

我赢定了。

潘晓云质问张荷:“规则是什么?”

张荷:“规则很简单,只要那这个人坐在这石凳上,一个小时。一个小时后,你要是破解不了,那你就输了。”

潘伟明见到她指着自己,毫不犹豫,直接坐在桃花树下的石凳上。

“不就是一个小时,有多难。”

张荷只笑不说。

潘晓云见此,心中有疑惑,难道这个阵法还有别的作用?

心想:祥鸿桃花树不仅花冠好看,树形姿态也不错,更有催桃花的作用。

她放桃花树在这里,目的就是为了吸引青年男女。

如果把这法阵给破掉了,也就不会有催桃花的效果。

多简单的事啊。

“可以开始了吗?”潘晓云傲娇地问张荷。

张荷温柔一笑,对外招手。

“三婶子,你过来一下。”

不远处看热闹的三婶子过来,“老板,叫我做什么?”

“你去把这桃花树附近的草给拔了,一根不剩。拔完就下班,多出的时候算是给你放假。”

一听可以放假,三婶子立马答应。

张荷对潘晓云说:“你可以开始了。”

董杰问老婆,“她为什么要叫一个妇人过去?”

潘晓云也不知,只当摇头。

叫三婶子过去,也是系统的意思,张荷也不知为何要这样。

张荷问系统:“这是为什么?”

系统解释说:“这株桃花相当于月老。在这株桃花树下待久的人,如果是有情人,就会更亲近,更喜欢对方;如果是关系暧昧的,就会互相表白。

要是没有任何好感的,那就没什么发生。”

系统:“这个半吊子,学艺不精,如果破坏阵法不成,弄巧成拙,就会产生别样的效果,你看戏了好。”

系统一阵奸笑。

张荷看着潘伟明,再看看三婶子,两人之间难道产生吸引不成?

三婶子是五十多岁的人,没有怎么保养,是一张普通人的脸。

潘伟明是富裕人家,穿着高奢,想必是出入花花世界的人。

绝对看不上三婶子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